我要时尚

王猛范兵兵小说_王猛范兵兵小说名字

连载中

极电强兵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就为活着 主角:王猛,范兵兵 标签:都市,暧昧,兵王,保镖

今天小编带来极电强兵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王猛,范兵兵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就为活着,王猛,特种兵,代号暴王。此人凶残暴虐,狂猛无敌,乃兵之大凶!凶兵突然回归都市,策马江湖,再搅风云......大佬们顿足捶胸:放虎归山,控制不住了......

极电强兵精彩章节:

小五与小弟们推杯换盏,喝得满脸通红。

忽然,一个穿着印有“米奇蛋糕店”字样制服的年轻人,拎着一盒蛋糕,走进店里。

”五爷?有人给您定了生日蛋糕!“年轻人似乎很害怕,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说道。

”嗯?哈哈!你们这帮兔崽子,还整这个洋玩意?草,有那闲钱还不如给五爷也找个大屁股娘们耍耍!“小五咧嘴大笑,脸上的刀疤像是活了起来,更显狰狞。

“滚蛋吧!”一个小弟麻利地接过蛋糕,挥手赶走送蛋糕的年轻人。

送蛋糕的小伙子立即快速退了出去,心里暗道侥幸,幸好五爷没打开盒子,否则还不劈了自己?

”老大?我们可没给你订蛋糕,咱们兄弟谁有那雅兴?“有小弟说道。

其他小弟也纷纷摇头,表示不是他们定制的。

”那他妈是谁送的?“小五纳闷,好多年了,生日蛋糕似乎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消失了。

”是不是五爷的哪个相好给送的?“有小弟起哄。

“哈哈哈!管他谁送的,他奶奶的,打开,分了。”五爷大手一挥。

”五爷,先点蜡烛,你许个愿,才能切蛋糕。“有小弟说道。

”草!净整那些没用的,老子许愿,让我老大回来,他还能回来咋地?哈哈哈,得嘞,今天五爷我过生日,就听你们这帮兔崽子的。弄上,快弄上!“小五今天很高兴,也就随了手下小弟去折腾。

有小弟小心地开蛋糕盒。

”这他嘛谁呀?做个大便形状的蛋糕,这不恶心咱们五爷吗?“那小弟突然大骂起来,拿起蛋糕就要摔地上!

小五闻声看向那像一坨大便形状的大蛋糕,脸色巨变。

”都他嘛别动。“小五突然吼道。

小弟们吓了一跳,惊惧的看着他们的老大。

小五盯着蛋糕,眼睛突然红了,突然,他站起来就往外跑。

小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呼呼啦啦紧随其后。

”老大?是你吗?猛子?是你吗?“小五在大街上狂奔,大喊,喊得嗓子都破了,也无人应答.......

.......

北海,驼峰山,山清水秀,草木旺盛。

山下,绿水环抱之中,有一个三十多户的村庄---小岭村。

小岭村和王猛离开时没什么区别,还是一副穷困潦倒、破烂不堪的样子,只是,这里如今通了电,家家户户都有了电灯,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到晚上就点着油灯照亮。

这里是王猛生活的地方,实际上应该说是养父的家乡。

养父是从孤儿院把王猛抱回来的,谁也不知道王猛的老家在哪里,也许是北海,也许是遥远的他乡。

至今,王猛都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何许人也,是死是活。

据养父说,是孤儿院的老院长在孤儿院门口发现的王猛,他才被孤儿院收留。

如果亲生父母死了,王猛会深深的悼念亲生父母。如果他们还活着,王猛会深恶痛绝!无论什么原因,能把自己的孩子抛弃的父母,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在王猛心中,他希望亲生父母已经死了,因为他希望亲生父母留给他的是怀念而不是痛恨!

王猛没有进入小岭村,只是远远地注视了一会,他看到了村子里曾经的家,那栋土房子已经塌了,院子里长满了蒿草。

看了一会,王猛转身上山。

驼峰山上以红松较多,石头少,土多,又四周环水,所以植被茂密。

穿过斑驳的阳光映照出来的山路,王猛来到了半山腰的养父坟前。

养父的坟是部队出面修建的,只是,多年没人打理,已经蒿草齐腰。

“老不死的?叫了你那么多年老不死的,你也没死,如今不叫了,你反倒死了,你这不是贱吗?每次叫你老不死的,你都拎着破鞋满村子追着打我,有种你现在出来打我啊?谁跑谁是孙子!呜呜呜......爹......儿不孝,未能给您养老送终........”

跪在养父的坟前,王猛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王猛小时候很顽皮,很叛逆,有时会被养父打屁股。那时,他恨死养父了,他就称呼养父为老不死的,结果,每次都气得养父拎着破鞋,满村子揍他,之后又在王猛放声痛哭中,买一块糖果哄好他.......

王猛跪在坟前哭了许久,才擦干眼泪开始清理蒿草。

一边清理一边和养父聊天,时不时地还骂几句老不死的。

清理完,王猛在坟前摆上一大兜子猪头肉,又洒了两瓶茅台。

这些都是养父生前经常念叨的,养父经常对王猛说:儿啊,你要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了,挣大钱了,你就给爹买猪头肉,买茅台酒,也不枉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要是能吃上你买的猪头肉和茅台,爹死也值了......

“爹!你看看,这回你的新家才像点样子,你也太懒了,没事你出来拾掇拾掇,总在里面躺着,你也不怕睡傻了?”王猛一边烧纸钱和阴间用的高楼大厦和家用电器,一边说道。

‘猪头肉和茅台都给你邮过去了,你慢点吃,别噎着,没人跟你抢。高楼大厦也给你买了,那么多房子你也住不过来,租出去吧,租金也够你宽裕的生活了。你就再别去捡破烂了,舒舒服服做房东吧。您老在那头好好的,缺啥就给我托个梦。“王猛拿出准备好的小铁锹,为养父的坟上添了些新土。

直到收拾得连王猛自己都满意了,他才站了起来。

看着墓碑上的养父苍老的照片,王猛眼泪又下来了:”爹!以前是儿子不孝,不懂事,经常惹你生气。如今,我知道错了,你放心吧,今后我会好好的,再也不惹您生气了。“

王猛摔了两把鼻涕,擦干眼泪,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背着手,看着养父的照片说道:”爹!你不是一直盼着儿子有出息吗?儿子向你保证,儿子以后会出息得让你做梦都想不到。儿子发誓,不久的将来,无论黑白两道都将记住你儿子我的名字,凡是听到我名字的人,无不闻风丧胆,屁滚尿流!白道我称雄,谁敢驳逆?黑 道我称王谁敢横眉?”王猛霸气冲天地说道。

“爹?儿子的志向远大不?您老高兴不?不用夸我,谁让我是你的儿子呢!您老在那头好好的,谁惹你就削他,别总做缩头乌龟。你没听说过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这年头,拳头才是硬道理。你要是不愿意动手,回头我让我那些战友找你去,你也成立个帮会,在阴间叱咤风云,那才叫牛B。你要是寂寞了就给我托梦,咱爷俩吹吹牛B,侃侃大山!对了,您老有时间在那头找个驾校学学开车,下次我给你弄几台限量版的名车!最后儿子叮嘱你两句,这回你有钱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玩女鬼玩女鬼,给我娶个鬼妈也行!你别舍不得那俩糟钱!记住了哈!”说完,王猛撒腿就跑,就好他爹能从坟里拎着破鞋追出来一样。

边跑,这货还边嘀咕:估计老家伙在那头又气得暴跳如雷了吧?嘿嘿!生气好,气气更健康,省得你个老不死的把我忘了......

王猛回到北海,就找了一家快捷宾馆住了下来。

王猛养父的土房子早塌了,再说他要在城里打工,也不能回乡下住去,一百多公里呢。

王猛休息了几天之后,就信心满满地出去找工作。

在他看来,不就是工作吗?以猛哥的帅,猛哥的壮,猛哥的三寸不烂之舌,找个工作还不手到擒来?

一个星期后,王猛蔫吧了。

理想很美好,现实太残酷,当他被拒绝了无数次,被鄙视的目光审视了无数次之后,王猛才清醒地意识到,工作多难找,生存多不易。

蔫吧了两天,王猛自己给自己鼓劲,又开始了了应聘之旅。

只是,他相中的单位相不中他,因为他没有高文凭。

王猛也去过私营企业,但人家也是看文凭招人。

王猛奔波了三个多月,腿都跑细了,鞋都磨破底子了,也没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这期间,他还向孤儿院捐了三万,那里是他的一个起点,没有孤儿院,也许他早死了,王猛是个感恩的人。

坐吃山空,王猛手里的钱也越花越少了。

王猛无奈,只能去寻找不要文凭的工作,他站过大岗,当过力工,但是,虽然他孔武有力,却没有社么经验,做事笨手笨脚,最终被解雇。

好不容易接到一份贴小广告的工作,可是刚上工就被城管逮住了,罚款伍佰!

王猛也蹲过市场,只是,他太善良了,太实在了。人家是低来高走,他倒好,清一色高来低走,倒是把顾客答对得异常满意,但回头一算账,人家挣钱,他赔钱。

“不是经商那块料啊!”王猛叹气。

刚回来时,王猛住的是宾馆,虽然价格不菲,但心高气傲的王猛觉得,凭借自己的能力,找个工作还不是玩似的。可是此时,看着兜里仅剩下的一千多大元,王猛有了紧迫感。

王猛佷识时务,麻溜地从宾馆搬了出来,住进了三十元一天的小旅店。

只是,没到一个月,彪悍的老板娘就把他轰出了旅店,还直吵吵:本店概不赊账!

王猛伸出中指,强烈的鄙视,不就是欠你两天房钱吗?至于赶尽杀绝吗?丫的,老子心善,不打女人。

心高气傲的王猛拎着行李包,垂头丧气地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繁华的都市,茫然、无助!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