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时尚

刘子遥孙琳是哪部小说_刘子遥孙琳是什么小说

完本

暧昧迷局

来源:掌中云 作者:唐养 主角:刘子遥,孙琳 标签:都市,情感,生活,小人物,女上司

今天小编带来暧昧迷局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刘子遥,孙琳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唐养,他是一个男人,凭着一腔骚情和引以为傲的笔杆,开始他的逆袭崛起之路。面对恶妻阴谋,杀身之祸,靠山沦陷,他要誓死捍卫这片暧昧江山……

暧昧迷局精彩章节:

睡不着觉,刘子遥干脆爬起来看电视,此时永春电视台在播一个婆媳纠纷的节目,据说这是一挡高收率的电视节目。婆媳关系本来很简单明了,一个是丈夫的老婆,一个是丈夫的老娘,根本不存在利益冲突,但经媒体放大之后,变得她们之间哪怕有人打了个嗝都恨不得破口大骂对方在传播禽流感。几千年以来婆媳都这么过来了,到了现在的新社会竟变得这般水火不容,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此时电视里那对婆媳在演播厅里恨不得当着电视观众的面打起来,像杀父仇人一样。

刘子遥正想换个电视台观看,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以为是妻子打回来的。

电话是韩梅打来的,韩梅说:“师兄是我,你还没睡吧?”

刘子遥尽量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仿佛与妻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说:“是韩梅啊,你还没睡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韩梅说:“嫂子在身边?是不是说话不方便?”

刘子遥说:“没,她加班去了,我一个人在看电视呢。”

韩梅说:“反正睡不着,要不然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刘子遥心想自己毫无睡意,平时在公司里耳目众多,也没怎么正式跟韩梅掏过心窝。

到了韩梅指定的地方,刘子遥竟发现是一家KTV的包厢里,韩梅说:“自从工作之后便没怎么唱过歌,我们今晚唱几首歌吧?”

这一夜韩梅的头发修得很整齐,乌黑闪亮向下泻着,她穿着一条牛仔短裙,黑色丝袜裹着长长的双腿,她的上身是一件白色短衫,把她的身体围得紧紧的。

看着韩梅坐在一边认真地唱《知心爱人》,刘子遥仿佛有些陶醉。

一曲《知心爱人》完毕,韩梅侧过身来看着刘子遥,刘子遥竟一时不敢直视韩梅的眼睛,他心跳地厉害,心里有些害怕。

刘子遥本以为类似KTV这一类的地方会很吵闹,不想关上包厢门之后里面竟安静落一根针仿佛都听得到,刘子遥坐着不敢乱动,仿佛面临着生离死别。

眼前的女人突然站起身来,刘子遥不知她想去做什么,只偷偷地看了她一眼。不想眼前的女人一个踉跄,眼疾手快地刘子遥看眼前的女人站立不稳,他竟顺手将她搂在怀里。

眼前的女人没有再动,只是用仿佛有些迷茫又有一些向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

刘子遥心跳地厉害,他的心从没像现在这样跳得厉害,哪怕与妻子第一次的时候也没跳地这么厉害。

午夜的钟声已敲响,他脑海一片空白,既害怕又期待。

当眼前女人慢慢闭上眼睛之时,刘子遥已变得仿佛无法再把持……。

“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这是一段清脆的手机来电音乐,见自己的手机响了,刘子遥仿佛这才从梦中惊醒一般,他赶紧放开了手里的女人。

妻子在电话里对自己丈夫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一无所知,她说:“老公我回来了,人呢,你上哪去了?”

刘子遥说:“我马上回来。”

说完刘子遥电话都来急挂便逃了出去,被留下的女人沮丧地呆在当场。

刘子遥逃回家之后,妻子劈头盖脸地说:“大半夜的,你跑哪去了?”

刘子遥若无其事地说:“我去陪几个哥们喝酒,我以为你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呢。”

幸亏刘子遥在回来的路上防了一手,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买了瓶酒灌了几口,顺带还在自己衣服上洒了几滴。妻子凑过鼻子来在丈夫身上闻了闻,没有发现异常。

刘子遥冷静看着妻子说:“你怎么跑回来了?”

妻子说:“我看你担心还跑到我单位来,我也担心你啊,所以工作一完成,就打了个车回来。”

妻子没有发现丈夫在说慌,她抱了抱刘子遥,温柔地说:“我去洗澡了。”

刚才在小区门口灌得几口酒这时竟起了作用,刘子遥的脸上开始有些发烫,他一直不怎么胜酒力。看妻子婀娜多姿地在脱外套,他突然紧紧地抱住妻子不放,把头深深地埋在妻子怀里。

妻子说:“哎呀,等我洗完澡再说。”

刘子遥放开了妻子,他拉着妻子的小手坏笑道:“得会饶不了你。”

自从开始怀疑妻子,他便一直没与妻子温柔过,想着这一个月来枯燥的夜晚,他今夜一定叫妻子连带利息一块还给自己。

想到这些,刘子遥推开了浴室的门,妻子在里面先是一惊,随后也没拒绝…..。

妻子也可能是这段时间工作太枯燥使然,男人的连本带利不但没吓倒她,相反还让她变得更加野蛮疯狂,她仿佛像一条蛇一样紧紧缠绕着丈夫……。

与妻子暂时和好之后,正逢周末休息,这一天也是住在白水镇乡下的刘父六十一岁生日。

刘父刘母一辈子简朴节约惯了,不想大张旗鼓,他们只想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顿饭。

刘子遥本想带妻子一起回乡下替父亲过生日,但妻子要加班,为了振兴永春市的旅游业,她所在的节目组可谓费尽心机,很多时候周末都没得休息。刘子遥没办法,只能带着早已准备给父亲的礼物独自己上路。

当然为了替公公贺寿,妻子几天前也选好两份礼物托丈夫带上。

因为刘子遥出生的白水镇自古以来有第二个水泊梁山之称,所以在很多年以前白水镇的乡下一直是一些流氓无赖的聚集之地,发生被抢之类的事情是常有之事。为了对抗流氓无赖,村民们先开始造一些土枪,俗称猎枪,后来居然造出与真枪有八成相似的家伙。

很难想象白水镇村民的枪大部分情况之下不是用来打猎的,而是用来防人保己之用。

一直到改革开放前,白水镇的村民还是靠山吃山,刘子遥的爷爷在附近便是以枪法准驰名。

刘子遥爷爷年青之时是个很好的猎手,胆子大,枪法准,十几岁的时候便敢带着条狗扛着条猎枪进山。刘子遥爷爷的故事很富有戏剧性,他在二十岁不到的时候,有一次天黑迷路来不及下山,带的狗也弄丢了。

后来据刘子遥爷爷回忆说那一晚他无论如何都走不出那一片森林,森林里面是一座座的坟墓,无论他怎么调方向走,呈现在他面前的都是坟墓,一座接着一座。

那次刘子遥爷爷实在走累,狗也找不到,他索性坐在坟墓上休息。也不知过多久,刘子遥爷爷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眼前飘来一团白色的东西,他赶紧翻下坟墓躲起来,孰料那团白色的东西好像发现了他一样,就飘在他面前不足一丈的地方不动,上面还仿佛长了一双眼睛似的盯着他。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